咸鱼罐头

全职 | es 少量yys
爱吃杂粮 什么都吃
\张佳乐/\孙哲平/\繁花血景一万年/
es奶次p 墙头fn 算了算了大家都是天使!!!

啊!!死亡

鹤相欢:

“喻队长……这个是什么?”
“?少天送给我的喔。”

感觉自己有一点点现充了!好鸡冻阿(然鹅明天就是星曜了一秒回到爆肝死宅我爱奶次一辈子奶次真好奶次为什么这么好瑟瑟发抖#偶像梦幻祭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09

看到这里了…保存进度!

一路春白:

前文:00-01/02/03/04/05/06/07/08


==================




09


日理万机的方上皇终于想起了他在蓝雨行宫里还有两集电视剧没看完,于百忙之中给郑轩发过去消息:「爱卿,你们家正副队怎么样了啊?」


郑轩大大彼时正在给家里的猫铲屎,在一片“祥和的气息”之中给方锐回了条语音:“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嚯!这意思就是约等于还没成呗。不愧是场上场下都不怕人憋死的潜伏战术哈,你们队要是打起仗来能当个特务组织。”


组织中人已被特务头子洗脑,压力山大式地叹了口气:“我觉得吧,就这么忘了也不是不好,人生这么艰难,干嘛什么事情都要搞的清清楚楚呢?你说,我俩这么致力于促成俩直男互相掰弯是不是挺罪恶的?”


“咱们蓝雨对直男的定义挺宽的啊!”方锐调侃了一句,“说真的,我看他俩的时候就想不到直弯,就跟绑定好了的一样,一半破镜非得拼回另一半的豁口里,男女老少高矮胖瘦生老病死都没关系……”


他说到一半,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感叹:“卧槽,敢情这还是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灵魂恋爱啊!”


“再怎么高级趣味还不是得在低级趣味的俗世里活着?”郑轩揉揉猫肚子,真心实意地说,“还是当猫好啊。”


方锐特别会聊天:“你想当猫?当猫得切掉那啥哦~”


“……求你了,滚吧。”


 


而此时两位情感大戏的男男主角正在家里岁月静好地下副本,浑然不知自己刚刚在好友们的口中经历了一番直直弯弯人人猫猫的纠葛。自从那次闹过一场“小小的不愉快”之后黄少天又跟喻文州心照不宣地回到了和平相处的日常之中,他觉得如果夜雨和索尔还在他俩手上的话完全可以发明出一个合体技来取名叫“粉饰太平”。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荣耀女神也发挥了不小的调停作用。喻文州正聚精会神地对着电脑屏幕,游戏最近新开了几个副本,职业选手们纷纷呼朋引伴地去刷过了,但是喻大神刷完了还不算,还要写一份攻略出来带领大众达到共同富裕,可见其天性仁厚以及最近的党课没白上。


黄少天抱着笔记本坐在喻文州的床上,副本里就他们两个人,喻文州正在风筝小怪没顾上理他,他就在旁边蹦蹦跳跳地看风景。这个副本设定在一片森林里,风景还真不错,搞的阳光明媚草长莺飞杂花生树的,就是BOSS特别难打,第一次来下副本的普通玩家基本都在如茵绿草里躺成一片,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作以乐景写哀情。


剑客站在术士的左边,看着和索克萨尔穿得一模一样的术士镇定又恰到好处地释放着技能,他身上有暗黑色的光影浮动,越发衬得他的侧脸苍白精致,长长的银发松松散散地织了个麻花辫,发尾搭在肩膀,不一会儿之后居然缀上了被技能波及而打下来的落花。


那落花没多久之后就随着术士的动作从他的头发上滑落下去了,却在剑客的视线和脑海里保留了很久。黄少天抬头看着坐在书桌前的喻文州,也恰好能看到他左边的侧脸,被光线一雕琢,正正好好能嵌进黄少天的眼睛里,多一寸不多,少一寸不少。黄少天突然注意到了一个他过去十几年里都忽略掉了的细节:喻文州还挺好看的。


挺好看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的。多厉害啊,喻文州居然长着眉毛眼睛,长着鼻子嘴巴,还长得那样标准,倒把其他不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都衬成了路人一般。黄少天再无暇去看电脑,只是呆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直到喻文州的一句招呼让他回了神。


“诶那个近战。”喻文州无奈地喊了一声,“下副本要专心啊。”


黄少天连忙看回电脑,才发现喻文州风筝死入口两个小怪以后周围涌来一大波怪围殴得他没法读条,剑客赶紧过去拉了一波仇恨,边揍小怪们嘴里边念念有词:“叫你们打我队长!叫你们打我队长!你们胆子很大啊,太岁头上动土!我们喻队是你们这些奇形怪状的飞禽走兽可以打的吗?说!你们哪只爪子打的我们喻队?是这只?还是这只?还是这只?管你哪只有一只我砍一只!还敢不敢了?以后还敢不敢了?”


喻文州本来在对着笔记本记暴击数据,被他生生说得笑了出来:“你差不多得了啊。行了,没人追究你刚刚走神,不用这么卑躬屈膝的。”


“我哪里是卑躬屈膝,我这是发自内心地爱戴伟大领袖喻队长!”黄少天正色道,“不过队长啊,你写攻略就写攻略,不用把暴击数据之类这么细节的东西都搞清楚吧,你帮游戏测bug啊?游戏公司也不给你钱啊。”


喻文州被他说得一愣神,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习惯了。”


习惯了对这个游戏的一切都了如指掌,防着哪一天力有不逮的时候能用上这细枝末节的知识储备。每个人都知道喻文州的成功来之不易,却很少能真正体会到他对这个游戏近乎偏执的万全研究。他永远在给自己做着准备,给队友做着准备,给蓝雨的战队和工会做着准备,给国家队的伙伴们做着准备甚至给论坛上等他更新的普通玩家做着准备,好像他哪一天醒过来以后又可以随时随地胸有成竹地投入到赛场上一般。喻文州转了几下手里的笔,好像货真价实地有些苦恼:“我是不是挺烦人的啊?”


黄少天一惊:“怎么会!您哪里有我烦人啊!”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自知之明得十分有道理,“你说得对。”


“哈哈,”黄少天凑着趣笑了两声,语气庄重了几分,“队长,你是不是还有些转换不过来角色?”


可是这都退役一年多了呀。喻文州叹了口气:“可能是我反应特别迟钝吧。”


“那有什么要紧,”黄少天半真半假地嚷嚷,“调不过来就调不过来,咱们蓝雨的队长不是流行退休返聘吗?”


喻文州笑:“返聘我去干什么?去食堂煮饭?”


“喔,你也太小看自己了吧,你可是联盟第一术士!”


“联盟一共有几个术士?”


“你还是国家队队长!”


“那是王队让给我的。”


“你拿了两个联赛的冠军!”


喻文州没多想地脱口而出:“那是因为跟你一起啊。”


这十成是一句大实话,可现在说出来却总觉得令人坐立不安。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想出怎么接话,手机连续的提示音拯救了他,他划开锁屏点进刷得人眼花缭乱的职业群里看:“哇哦,这个本还出隔珍奇挂件啊,有人刷到了。”


“什么挂件?”喻文州顺着问了一句,被黄少天突然爆发出的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吓了一跳,“干嘛?天花板要被你震塌了。”


“那个挂件……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得拍床,“叫……哈哈哈哈哈……‘森林领主的假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


 


森林领主的假发,森林领主摩尔为遮掩自己的秃头而长期佩戴的假发。玩家佩戴此挂件,将会随机变为游戏现有的任意一种发型,二十四小时之后变回原本发型,此特效每隔二十四小时触发一次。


说到底就是个每天可以随机变一次发型的道具,没什么实质上的作用,但还是有很多玩家想要,据说每天变发型的时候都充满了惊险的乐趣,喻文州拒绝对此进行评价。而令他更无语的是那个森林领主也是一身暗色长袍,大家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前几年玩过的那个“王杰希痛经,喻文州秃头”的梗,论坛上微博上到处图文并茂的,黄少天还特别乐于把这种帖子跟他分享。


“真应该把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放进词典里,”喻文州在阳台上晒被子,“放在‘小人得志’这个词后面当例子再合适不过了。”


“我这是与有荣焉好吧,”黄少天拿着手机跟他挤眉弄眼,“你看连大眼都发微博了。”


“嗯?他说什么?”


“他说你不愧是玩战术的,被玩了黑梗还能拉一个垫背的。”


喻文州把被子搭在擦干净的栏杆上拉抻透了,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和被子一起晒太阳,闻言扮出一份肃穆的样子:“只能说是在狙击微草的道路上又做出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黄少天笑过一遭,也走到阳台来,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晒着太阳,眼睛还盯着手机,突然伸手一拍喻文州的大腿:“诶这条长文章转发好多啊,小卢都转了,名字还很鞭辟入里。”


“……不是你的腿你不疼是吧?什么名字?”


“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


“……”


“诶我跟你说小卢都转了还说爱你肯定是一条说你的好话哈哈哈,你看一看嘛!看一看嘛!不看?不要紧,我念给你听啊!”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有感情地开始朗诵,“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


喻文州被他一只手拦在了椅子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听见黄少天还真的开始念正文了,听起来像个粉丝的第一人称:“最近一刷微博,欣喜地发现大家又开始玩喻秃的梗,哆啦A梦微笑。有个微草粉的基友,括弧我怎么还会有微草粉的基友也是不懂我自己括弧,借机来怼我,问如果喻文州变成秃头我还会爱他吗?我挺胸抬头的告诉他我喻又不是第一天在粉丝心里没头发了,括弧咦问号……”


我算是筚路蓝缕的那波喻粉,喜欢他是在第四赛季,我也是玩术士的,一直学索克萨尔的配装,但是自从索克萨尔换了人以后我就没怎么看比赛了。那时候朋友送了我比赛的票,我去看的时候就在门口拿了索克萨尔的应援。那场比赛我记得,团队赛打得很惨,我们喻被对面当成了突破口,一直被疯狂针对,蓝雨看起来想将计就计套路对面,但是配合有失误,喻队没能扛住压,第一个倒了。那场比赛输了,选手们往外走的时候要经过我位子的面前,我拿着索克萨尔的手幅,看着喻队从我面前过去,他的脊背挺得很直,我当时就想为什么一个人的脊背能挺得这么直呢?他看起来随时想折断它。我不知怎么,就举起手幅大喊了一句“喻队加油!”。


喻队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对我微笑了一下,说“对不起,当我的粉丝都看不到胜利吧”。我当时就愣了,其实想KY地说“没事我也不算你的粉丝”,但是我的嘴特别机智地自己说“没事,会看到的,下一场我还来”。然后回去的路上我就有毛病一样开始哭,我就想我要当这个人的小粉丝,要一直等到他习惯胜利不再绷紧后背跟粉丝说“对不起”的时候。


那段时间里蓝雨和索克萨尔的胜率都很惨,喻队的粉丝全部被粗暴地归为“看脸”,毕竟十几还不到二十的白白净净的小年轻是有让人看脸的资本。喻粉被四面八方怼得瑟瑟发抖,有些粉自己都不信喻队能在职业赛场上待下去了,可我们喻还是冷冷静静温温柔柔的,还是挺直脊背把那些嘲讽和恶意都硬扛下去。后来那段黑夜不知道怎么就过去了,蓝雨开始连胜,以最后一名进了季后赛,甚至挑了一队大佬成为黑马进了四强。那个时候我跟一个基友已经混进了蓝溪阁的工会团常驻,止步四强了之后喻队有一次居然亲自来指挥工会团开荒。


那个团打得异常顺利,但我全程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激动得简直灵肉分离,我那个泪腺发达的基友直接落在后面就开始哭了,心疼我们喻那个赛季遭遇了多少不好的事情,她一哭我也开始哭……我俩走在最后小声抽抽,居然被他听到了,他走回来问:“你们怎么哭啦?”我觉得特别羞耻,就含糊地说:“我们是你的粉丝。”他比我们还小一点,却用那种爸爸哄闺女的语气特别温柔地说:“是我的粉丝就更不要哭啦,再哭就不要你们了。”


基友后来跟我说她当时就像心脏被电击了一样,差点灵魂都要短路了,我其实也是_(:3」∠)_喻队指挥副本的时候跟他看起来一样温和,从来不骂人,又什么都懂,明明是才开不久的本,他却连哪个犄角旮旯里有一条石头缝都知道,我想他一定做了很多很多的准备,很努力很努力过了。所以六赛季的时候我简直是彻夜难眠地高兴,我看着他跟黄少在记者会上说“剑与诅咒战无不胜”的时候真想跳起来原地翻跟斗,想向全世界大喊你们看我喜欢的人有这——————————么好,他终于得到了应该属于他的荣耀。


后来我还一直看着他,看着他渐渐不那么紧绷了,看着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他经常在访谈里调侃他挺心疼自己的粉丝的每次他自己失误粉丝还要强行解释一波这是战术。他终于在这个赛场上成为了令人敬畏的存在,还把他的粉养得个个性子慢心态好,除了怼怼微草以外基本与世无争,他终于让他的每个粉丝都能毫不在意地说“我们喻是手慢点,但是不耽误他拿冠军啊”,好像他的缺点从来只是特点,好像他生来就这么云淡风轻胜券在握。我有时候会想,这就是当年那个挺直的脊背换来的啊。


我知道他很圈粉的一场是在第一次世界赛上,那一次我方已经倒了一个,剩下的全部残血,第六人在赶过来的路上。喻队那个时候站了出来,掐住对面技能CD一套死亡之门混乱之雨六星光牢拖住了对面全员,他居然能记得敌方所有角色的技能释放情况和选手习惯。导播给的镜头很经典,从索克萨尔背后拍过去,索克萨尔的背影有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坚毅,就像一座高大的城池一样守住了石不转拉血线的时间。我那场比赛在网吧里看的,拉着领座的陌生小哥结结巴巴地说“你知道吗那是我们蓝雨的队长”,小哥说:“我知道,他很厉害的。”


他是我们蓝雨的队长,他把蓝雨扛在肩上翻山越岭,他遇到了坎坷的时候也是笑着的,沾上了泥泞的时候也是笑着的,仿佛他一肩能遮去风雨,留给伞下的都是晴天,然后我们就又都觉得都不算事儿,我们喻自有妙计。就连他退役的时候他也是笑着的,他说:“电竞圈新老交替是件好事,说明新人在成长,我还是挺高兴的。”论坛里还说喻队这觉悟不愧是得道高僧。


他退役的时候我已经结婚了,老公是个黄粉,求婚的时候说他会像夜雨守着索尔一样陪着我,他看我憋眼泪憋得太辛苦,说让我想哭就哭,他一个大男人在黄少退役的时候还大哭了一场。我说我不敢哭,我一哭就怕我喻爹不要我了,因为我们喻最喜欢看我们这群智障粉丝永远开开心心盲目乐观。


我此时此刻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写这篇狗屁不通的长微博,顺带回顾了一下我之前十多年的粉丝生涯。我很怀念那些他和他的队友们带给我们的蓝雨的夏天,那些日子烙在我的生命里永远没法忘记,我觉得自己像一个魔法少女,毕竟我只是喜欢天边的一颗星星,这颗星星却回应给了我温和又绵长的力量,将我影响成为一个这样平心静气的人。这颗星星照耀过我平凡的人生,就算这个季节的夜空里已经看不到他了,他的光芒也会一直保存在我回忆和期待的灯盏里。


所以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我也还是很爱他,不看脸,我爱他明亮的微笑,还有锋利又柔软的灵魂。


 


“你的粉丝祝你永远开心,万事如意。”黄少天说,他看见喻文州沉默地坐在阳光里,嘴角微微地带着点笑意,突然没忍住上前去把人抱在了怀里。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脸贴在黄少天的胃部,倒也没挣开,只和和气气地问:“你干嘛?”


“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黄少天说,“我没干嘛,阳台上风大,我就帮你摁着点假发。”


喻文州闷声笑了起来,就这么埋着脸不动了,黄少天搂着他,摁了那条长微博的转发,看着转发里一溜的“我也很爱他”,动动手指打了一句“我比你们所有人都更爱他”。


转成公开的微博,总觉得有点哗众取宠,转在好友圈里,又好像有点欲盖弥彰,最后黄少天选择了“仅对自己可见”。


他终于悄悄地对自己承认,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比爱更深重缱绻的感情,那么他对喻文州,大概就是这种感情。






=============


大概)下章完结


10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00-01

先马 看了一半…

一路春白:

无差


================




00


天色暗下来了。


抬头时目力所及的暮云,一直延绵到长空尽头,好似一床铺天盖地的破棉絮。金色的霞光里浸泡着这些厚厚的云朵,就像旧日往事泛起回忆的泡沫。


喻文州拍下了这一刻的天空,收回手时才发现自己在笑。他点开相册看了一眼,没有发朋友圈,没有发微博,也没有发给某个人。这张照片像他日常生活里许多收藏的瞬间一样安静地躺在他的相册里,然后某一天手机的内存该清理了,就被移进电脑,或者直接删掉。


他已经很习惯这种知足长乐的独自生活,像每一个过着这种生活的普通人一样。


或者说他像每一个过着这种生活的普通人一样,不习惯也没有办法。


 


01


在难得可以补觉的周末早晨,喻文州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他在枕头边摸了半天才摸到震得要断气的手机,清了清嗓子脑子里一秒钟转过好几个mode,如果是工作电话声音要清醒得体,如果是家里电话就要充满活力,如果是朋友的电话可以按照亲疏远近用不同方式表达自己想睡觉的诉求……他看了一眼,是黄少天的电话。


太好了,喻文州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手机屏幕懵逼地黑下去,好似也对机主很无语似的,在喻文州刚陷回枕头里的时候,又可怜兮兮地震起来,露出抓拍的黄少天翻白眼大头照来。喻文州终于被这不依不饶的攻势打败了,摁了接听气若游丝地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喂……”


“队长你在睡觉啊哈哈哈……”黄少天在电话那头干笑两声。


“嗯……”喻文州用一个音节表达他心里“有话直说”的意思。


黄少天显然领会到了喻文州的弦外之音,立刻删繁就简直奔主题,轻车就熟地带上了旧日里撒泼打滚的狗腿子语气:“我现在在B市,可以去你家吗?”


喻文州脑子里延迟了三秒,垂死困中惊坐起:“你在哪里?怎么突然过来了?”


“在机场,突然过来出个长差。”黄少天嘿嘿笑了两声,“借你家给我住三个月吧,最好不收房租。”


 


喻文州隔着机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眼就认出了黄少天。他裹得严严实实的,帽子口罩大蛤蟆镜,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喻文州认得那顶帽子,那是忘了哪一年他送给黄少天的生日礼物,丑得超凡脱俗。他放轻了脚步,走到低头的黄少天面前站定,清了清嗓子:“咳咳。”


“……”黄少天被他一吓,差点从箱子上翻下去,把他的墨镜往下一拨,架在鼻尖上,露出两只熟悉的眼睛,“吓死宝宝了,我刚还发消息给你想告诉你我在哪一块呢,你怎么找到我的?”


喻文州摇头:“你气场足,周围没人敢近身啊,太显眼了。你怎么包得跟变态一样……”


“滚滚滚,我这么仪表堂堂的要怎么包才能像变态啊!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在G市那边等飞机的时候居然被认出来了,你说如果在这边也被认出来怎么办,敌营诶,会不会被套麻袋暴打……”黄少天很担心,“说起来你就这样出来了?就一副黑框?连墨镜都不是你不怕被认出来套麻袋暴打???”


“……”喻文州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镜,又把黄少天推起来接过他手里拎着的东西,“劳您费心了,可我不是这样活了两年也没被打吗?”


黄少天拉着箱子跟在喻文州后面,很不放心,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扣在喻文州脑袋上:“分你一件装备好了。”


喻文州条件反射地要躲:“不要,好丑。”


“丑你还买给我??”


“……只有你戴好看。”


黄少天早已经看透了他:“我当年怎么没发现你是一个这样——”


喻文州拍了拍外套口袋,里面一声钥匙响:“嗯?”


“一个这样品格高尚助人为乐大爱无疆完美无缺的人。”


 


有人说评判一个人是不是开始老了的标准,是看他会不会频繁地回忆往事。喻文州觉得这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因为如果一个人老了,他大概会连往事都记不太清楚。然后他就会不自觉地添加许多想象,许多一厢情愿的滤镜,把一个平凡的片刻在自己的脑海里塑造成一场高深莫测的电影。


喻文州已经不太记得他少年时候是怎么跟家里闹起来要去打荣耀了,约摸是找来许多职业电竞的资料来试图说服父母加上无休止的冷战,好像还有一次故意把帐号卡留在电脑上没拔,想让父母看一看他在普通玩家中间算得上是比较鹤立鸡群的战绩,却被在气头上的母亲把帐号卡没收了。


他向来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从小就很独立自主,决定要去当职业选手以后更是一副铁了心的样子,家里人怎么劝也劝不回来。他原来很不懂父母为什么连试都不肯让他试,长大以后才渐渐明白,他那时候学习成绩很好,性格又成熟,普通意义上的成功人生好像唾手可得,父母终究是把他当小孩子,舍不得他选一条前途未卜的路。


后来又舍不得他那冷着脸怅然若失的样子,终还是在暑假里把他送进了蓝雨的训练营。


喻文州倒是把那一天记得很清楚,他去蓝雨的青训营报道那天,早上起来天高云淡晴空万里。训练营迎接他们的陈老师是个很和善的中年人,方脸戴着一副厚眼镜,给喻文州发了一套短袖短裤的营员服,带着他去训练营里转了一圈。


训练营的一楼有贴着角色海报的休息室和接待室,三四楼有营员的生活区和寝室,夹在这中间的二楼就是训练区了,训练室里有两大排电脑,喻文州跟在陈老师背后往训练室里看,看到好多熟悉的界面和专注的背影。陈老师喊了一声:“魏队,有新孩子过来了。”


从靠窗那排的电脑后面站起来一个胡子拉碴的人,喻文州认得那是蓝雨的队长魏琛。魏琛露着脑袋说:“诶,好,等会儿——”


“啊老鬼!!!他们过来了!!!快走快走快走!!!”又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来,喻文州没看到他人,只见魏琛又缩回去坐下了。


喻文州只远远地看了魏琛一眼,还是觉得很开心,开心得想原地蹦一蹦。他想我居然见到魏琛了,我见到索克萨尔了,我等等可以拿索克萨尔的海报找他签名吗。


那一天留在他记忆里的全部是明朗和雀跃,这里面大概也是掺杂着他潜意识的编造的,不然为什么和接下来的日子那么格格不入呢。


 


在第三周测试依旧排在倒数的喻文州终于接受了自己可能其实并不太适合电竞的事实,他不敢再放任自己做什么顺利当上正选队员打比赛的美梦,一个人闷头训练,就算魏琛到训练营来了,他也尽量躲着走,只想把自己的存在感消减到最低。


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总而言之是先撑过这个暑假,一步一步来。


暑假过后怎样,喻文州还没精力去想。他的同寝很羡慕地说:“你多好呀,你成绩好,还可以回去念书啊。”


成绩的好坏在这里也仿佛是一道分水岭,因为喻文州成绩好,所以他的人生就还有宽阔的退路,不像这些“背水一战”的人那么纯粹悲壮。喻文州从前没觉得自己有被欺负了,很久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也是遭人嫉妒的,被不知不觉中划作来游戏人生的异类,如果他被清出局大概也有人会背地里哈哈一笑,说“我早知道他不行的”。


但是喻文州没有发现,大概是因为在周围人疏远他之前他先疏远了周围人,他心里没底,训练里积累着勤奋,研究战术时候再找到一点自信,然后再在对抗赛和测试的时候全部摧毁掉,然后从头再开始。他都没发现什么时候暑假已经过完了,他的同寝也换掉,黄少天搬来他的寝室,表现得比他还要吃惊:“喻文州,你还在呀?”


“……”喻文州脾气很好,性子也淡,印象里是一个老是保持着礼貌微笑的小透明,就这样他还是生气了,对着风头正盛的黄少天莫名其妙地气着顶了一句,“我怎么不能在?”


黄少天好像也觉得自己这句话直白得有点过了,稍微掩饰了一下:“我是说……呃……你还去学校上课吗?”


喻文州却好像更生气了:“关你什么事。”


“…………我随便问一下也不行?”


“麻烦你起来,你坐的是我的床。”


黄少天被他轰起来,也生起气来,踢踢踏踏地走回自己那边去收拾东西,嘴里小声念叨着:“有第一名不去当,跑到这里来当吊车尾……”


喻文州把手里喝水的杯子重重地放回桌子上,溅出半杯水,他气得想把这水溅到黄少天身上才好,想揪着他的领子问一问他喻文州究竟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他是为了梦想活的,又不是为了退路活的。


如果不能打荣耀的话,还不是一样是一个梦想破碎掉的失败者吗?


黄少天看他转过头来,下嘴唇咬得发白,还梗着脖子呛他:“怎么?想打架啊!”


他双手叉着腰气焰嚣张,突然蹦起来跑到喻文州那边去,伸手拍了喻文州的床一下:“我就动你的床了,怎么样吧!”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回家上楼,开开心心地哼着歌,没一句在调上。


“……”喻文州点评他,“没有了车里的音乐,我现在太无助了。”


“废什么话!”黄少天在电梯里拍拍喻文州的屁股,“你这公寓挺豪华的嘛!果然比较会生活啊哈,他们还说要给我在这边定短租,我说费那个事干什么,我在B市有我们家深入敌营的喻队啊!喻队这个人啊,人美心也美,肯定免我的房租还包我一日三餐,太盛情难却了啧啧啧啧!”


喻文州踹了他一脚,出电梯掏钥匙开门:“再美不如你想得美。”


黄少天像小学生春游一样冲进了喻文州家门,换了鞋把行李撂在玄关就进去参观,发出十分浮夸的赞美:“哇!!客厅耶!!!哇!!!厨房耶!!!哇!!书房耶!!!哇!!!客房我要了!!哇!!你的房间诶!!!”


喻文州出门急,没整理床铺,睡过的被子就那么松松软软乱七八糟的团作一团,黄少天脱了外套直接躺了上去,幸福地喟叹一声:“我好困啊!”


喻文州探了半个身子进房间:“你行李自己收拾,袋子里是什么这么沉?给你放在哪里?”


“啊,那个是送你的,我找了好久才买到。”


“什么东西?”


“防脱发洗发水。”


“……”喻文州进来拿枕头闷住黄少天的脸,“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


02

神啊赐我一个张佳乐那样的男朋友吧!!!我会扑过去挂在他身上 把头埋进他的围巾里 手在后面顺顺他的小辫子 然后在他脸红之前从他身上跳下来牵着他的手蹦蹦跳跳地走!!!他是我的天使!!!

决定入坑!

鹤相欢:

#阅前警示
#这不是安利贴!!
我是一个完全不专业根本没学过写字的胡来型选手,所以关于练字我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意见可以提供。
我真的没有刻意练过字……不是吹逼是怂……
水彩画龄6年不到,纯自学。

具体工具:
※※※警示※※※
全为lo主@鹤相欢 个人向,不负责,也不撕逼。
工具各有好坏,善书者不择笔,与诸君共勉。
手写↓
※笔※
硬笔:Sailor冬之星辰/Candy
Pilot笑脸/Capless/Elite/FL-5SR
三文堂ECO/580
SKB/F12/F10
永生659
半步美工
KACO SKY
王者普一
英雄9086

软笔:吴竹莳绘物语黑鹤寿
普通水彩勾线笔
普通小楷毛笔
吴竹卓上08/写乐凉风花监制/派通SFW33B
樱花PIGMA

※墨水※
PILOT百乐色彩雫
Sailor写乐/KobeINK
PENBBS中国钢笔论坛墨水
Noodles'ink鲶鱼
Diamine戴阿米
部分自调

※纸※
国誉点阵/罗地亚方格/记忆女神
巴川纸/熟宣信笺/笔墨公园/道林纸
丘山志三行笺/五行笺
猫的天空之城无酸纸

※修图※
IPhone自带相机/PICART
FOODIE/ButterCamera

※※※※因为个人喜好,硬笔大多为F尖-MF尖,EF很少。

水彩↓
※颜料※
雄狮十八色固彩
吴竹二十四色耽美颜彩/珠宝盒/金色系颜彩
黛尔罗尼十二色固彩
梵高二十四色固彩
温莎牛顿二十四色管彩
歌文黑盒二十四色
樱花十二色固彩

※辅助颜料※
开明金墨水
天马留白胶
雄狮高光漆笔
玛丽广告色

※纸※(常用)
梦法儿300g中粗
LANA300g中粗/正反两面
康颂1557素描纸(275g)
1557水彩250g
枫丹叶300g中粗/正反两面
康颂Creative系列

有问题※请阅读后评论※,能帮到你我也很开心。一直以来多谢关照了,未来也请多指教!

医生老叶

啊啊啊

我是谁我在哪:

加了个梗,先发一下。




老叶给你们的诊断结果。




我男朋友最喜欢的动漫是钢之炼金术师。